中甲

千金-益母颗粒農夫山泉自證標準清白否認被停產

2020-02-14 21:1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农夫山泉自证标准清白否认被停产

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钟睒睒发布会现场称:“农夫山泉的尊严比金钱更重要”

不同水标准常规检测值对比

生活饮用水

卫生标准

数据来源:国际食品包装协会  商报特派 朱妍 发自北京  商报 衷敬睿  重庆商报讯 近一个月来,“质量不如自来水”、“执行标准宽松”等说法让农夫山泉深陷舆论漩涡昨日,农夫山泉在北京就其饮用水标准问题召开发布会,出示材料实证其执行的标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钟睒睒在会上反复强调:“农夫山泉执行了目前最高行政级别的天然水质量标准DB33/383和国家强制卫生标准GB19298,内控标准远远超过国家标准”  标准不如自来水  饮用水分卫生标准和质量标准  “我这人饮水量有点大,一天要喝3升左右农夫山泉”昨日发布会上,钟睒睒的一句话让现场的紧张气氛消散了不少如何让消费者与自己一样放心  在钟睒睒看来,“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的观点缺乏对标准体系的理解“从行政级别看,分为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企业标准行政级别越高,越具备强制性从时间纬度看,新标准自动替代老标准,新标准颁布以后,老标准即行进行废止而国家食品标准体系一分为二,一是卫生安全标准体系,二是质量标准体系”他表示,上述两大体系互为补充与监管,对应到饮用水行业,卫生(安全)标准就是《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GB),而由于国家对天然水的质量标准尚在制定之中,因此质量标准暂无对应  “农夫山泉的标准体系将安全、质量合二为一,只要有国家标准,一项标准管一项,两项标准管两项”钟睒睒称,正是因为“两条腿走路”,所以在暂无质量国标的情况下,农夫山泉选择执行《瓶装饮用天然水浙江省地方标准》(DB33/),“我们执行地标,但不等于只执行地标,在执行上述两个标准的同时,农夫山泉还受GB(《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管理,同一指标有不同限值时,从严执行”  钟睒睒举例称,比如针对“镉”这一项,GB5749和GB19298均规定≤0.005mg/L,DB33/383要求≤0.01mg/L,而农夫山泉则是按照≤0.005mg/L在执行  地标比国标宽松  执行行政级别最高的标准  面对地方标准比国家标准要宽松的说法,钟睒睒坚称,目前在饮用天然水行业中,农夫山泉执行的浙江省地方标准DB33/383是行政级别最高的质量标准,“这也是农夫山泉选择在标签上标示的原因”  商报了解到,从项目数量来看,浙江DB33/383共计57项,国标GB17323、项则列出了22项此外,福建省2009年出台的饮用山泉水标准项目为28项,湖南省2007年出台标准有37项,云南省出台的天然山泉水标准是35项,广东省天然净水标准则包括了40项对此,钟睒睒称:“从项目管理商来说,农夫山泉并不以为自己项目多就是标准高,但至少说明,DB33/383今天在全国范围之内,仍然不失为一个先进的地方标准,有它的科学性”  为进一步验证自身质量,农夫山泉方面还在现场展示了一份来自美国国家实验中心的水质测试报告据此份报告,以美国瓶装饮用水质量标准21CFR165.110(b)为对应,对农夫山泉进行了164项全套产品质量检测,其中32项指标优于2到10倍,45项标准优于11到1000倍  钟睒睒表示,在针对钙、钠等五项矿物质元素的要求中,即使浙江标准只规定需符合其中一项即可,农夫山泉还是坚持五项全部达标  纵深  执行标准的方式是否正确  对于农夫山泉同时执行国家强制卫生(安全)标准GB19298及浙江省质量标准DB33/383的说法,西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赵学刚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中,划分了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和企业标准4层次其中,在对没有国标和行业标准而又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统一产品的安全、卫生要求,便可制定地标,并需上报相关部门备案而在公布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之后,该项地标即行废止“从理论上说,国标和地标不会发生冲突由于多方原因,实践中可能出现同一指标在不同标准中有所异,使用更严格的标准当然不违反法律,这也是我国立法鼓励企业标准的原因”  此外,赵学刚还表示,目前国家对饮用水的质量标准确实不足,各标准间也存在差异,但既有的GB19298应得到严格执行,而地方标准则只能在本省适用“因此,不存在选择使用国标或地标的说法”   北京志雄律师事务所主任熊烈锁则表示,“原则上说,国标高于地标,更高于企业标准若国家指标高于地方指标,按国家指标执行;但如地方指标高于国家指标,则可按照地方指标来做”  饮用水标准何时不再迷乱  昨日,商报随机走访了南坪的几家商超永辉、家乐福等相关负责人表示,农夫山泉的销售并未受到明显影响“但还是觉得饮用水标准太乱了”昨日在南坪购物的市民黄胜说出了不少消费者的心声  “目前各标准林立,源头在于水源的混乱”昨日,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顾问董金狮在接受商报采访时表示,国家目前的细分标准只有瓶装和桶装饮用水而在此大概念下,涵盖了地表水、冰川水、湖水等多种水源但水源却没有统一说法“于是各地区、各企业便根据自身水源特色制定标准这就导致国家标准框架很大,但其中内涵却各不相同”  重庆市食品工业协会秘书长曾宪林则表示,地标和企标并非不可行,但必须满足国标的前提  对此,董金狮建议,在下一阶段,国家卫生部门应统一安全健康的标准,将饮用水标准上升为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同时制定出统一的最低标准,在此基础上,企业可进行内控,以做得更好同时,他还指出,国家新标准中对微生物等元素作出新规后,农夫山泉所执行的浙江标准应及时作出修订曾宪林也表示,“农夫山泉此次的症结就是标准问题,这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对饮用水安全卫生的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应尽快制定出硬性统一的标准要求,在不废弃地标或企标的同时,严格执行国标同时,国家也应制定统一的标示和计量单位,不能让企业对标示进行概念的混淆与偷换  现场直击  农夫山泉起诉《京华时报》  索赔6000万  昨日,发布会现场商报注意到,发布会开始前便有几位手持当日《京华时报》的人士不停向来往人群分发,其中有6个版的内容再度对农夫山泉标准问题提出质疑同时,在会场内外,《京华时报》近期关于农夫山泉的所有报道被放大贴出,十几个展牌一字排开,并配以农夫山泉的官方回应  钟睒睒表示,该报在发稿前并未对农夫山泉进行采访,违背了“批评报道至少要有两个以上的不同来源,并在认真核实后,保存各方相关的证据”的工作者准则,且该报没有权力废除浙江地方标准  钟睒睒还称,“可以说,《京华时报》开辟了一家媒体批评一个企业的纪录”  就在前日,来自《京华时报》的消息还称,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建议下架农夫山泉“据我所知,只有国家执法部门和执法部门才有权决定和执行产品下架”钟睒睒还当场否认“被勒令停产”的说法,他称实际上是农夫山泉主动要求停产,并宣布今后将不会在北京开工厂  钟睒睒将停产原因归结为农夫山泉绝不会为舆论暴力低头,也不会为自己的尊严失去颜面,“农夫山泉的尊严比金钱更重要”据悉,去年农夫山泉在此项目上的利润为420万元,今年估计可达500万元  “我们的报道每一篇都经得起推敲,而且都是客观报道”《京华时报》一男昨日在现场表示  昨日,农夫山泉表示已经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京华时报》赔偿名誉权损失6000万元截至发稿前,《京华时报》方面针对起诉暂未给出官方说法:吴海东

玉林正骨水价格多少
荨麻疹吃什么有效果
经常腹泻的原因
跌打扭伤的常用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