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第六百八十四章 分别

2020-02-14 11:38: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第六百八十四章 分别

ps:十分钟后就修改。

被吓到的小兔子缩在凯特怀里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看到几人都没有被影响,汉考克才终于松了口气,不管是公主殿下还是孙女又或者是凯特对他来说都是重要的人,只要她们没受到伤害就好。

不过,就算这样,情况非常糟糕这一点却没有任何变化,既然问题出在魔法屏障上,那就意味着处于屏障里的所有人都无时无刻不置身于危险中,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安危问题了。

不管是汉考克还是卡特都脸色不善,就连夏洛特也微微蹙起眉。简直糟透了,不光城市变成了巨龙的战场,而且还是没法逃离的战场,即使是没有参战的普通人也在慢性死亡,唯一的办法就是突围,但死去的农夫们已经用生命告诉了其他人,这条路同样走不通。

汉考克看着自己的孙女

,又看了看公主殿下,粗壮的手掌紧紧握起。

无论突围这条路多么危险,都需要有人去做,不然所有人都只能在这个巨大的笼子里等待死亡降临。作为男人,作为骑士,汉考克都是最适合的人选,也是唯一的人选。

汉考克从凯特手上接过维多利加,苍老的脸上挂起温柔的笑容,粗糙的大手覆上维多利加的小脑袋,将维多利加的头发揉得一团糟。

“爷爷有点工作要做,小维多利加先和姐姐们一起玩,等爷爷工作结束后再来接你,好吗?”

维多利加从凯特怀里抬起脸,担心地看着自己爷爷,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汉考克的笑容更盛了,他又揉了揉维多利加的小脑袋。

“真乖,不愧是汉考克-金最自豪的孙女。”

汉考克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孙女,就像是要把这小小的身影永远烙印在眼中一般,他拼命掩盖住眼中的不舍,汉考克知道维多利加是个聪明而且敏.感的孩子,只要稍微透露出一点就会被察觉到。

恋恋不舍地收回手,将最后触碰到的温暖紧紧握在手心里,汉考克抬起头,看向凯特。

“我不在的时候要照顾好自己,小维多利加就拜托你了。”

凯特的身份虽然是侍女,但从小就是由汉考克养大,两人的关系比起主仆更像是爷孙。

意识到汉考克话里的意思,凯特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但想到维多利加,凯特便立刻闭上了眼睛,将逐渐溢出的泪水紧紧缩在眼睑中,强行提起嘴角,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更加自然。

“请放心交给我吧,我一定、一定会照顾好维多利加小姐。”

眼中的酸涩似乎传染到了鼻子里,凯特后半句话不小心带上了哭音。

同样揉了揉凯特的脑袋,汉考克把视线转移到夏洛特身上,在公主殿下疑惑的眼神中将维多利加交到了对方的手中。

“公主殿下。”

四目相对,汉考克直视着夏洛特那双深邃到如同死水寒潭一般的双眸。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汉考克就开始这么形容夏洛特的眼睛了,也许是因为他发现自己从这双眼睛了看不到任何人任何东西吧。但是眼下,却没有比这双眼睛更可靠的了。

半跪在地,汉考克向着本以分道扬镳的主君献上了最高的礼节。

“请替我照顾这两个孩子。”

——这是老臣最后的请求。汉考克没有说出后半句,但他知道夏洛特一定会明白。

夏洛特嘴角带着笑,缓缓点多了点头。

“当然。”

得到夏洛特的许诺,汉考克觉得肩上轻了不少,他深深低下头。

“非常感谢。”

将马匹准备好,汉考克准备目送三人离开危险的屏障边境,就在这时,本来乖乖躺在凯特怀里的维多利加突然挣脱了凯特,扑向汉考克的怀里,幸好汉考克反应快才避免了小兔子摔到地上的悲剧。

不等汉考克责怪她的危险行为,维多利加就用双手环起汉考克的的脖子,对着自己爷爷做了个调皮的笑容,在汉考克无奈的苦笑下偷袭一样在汉考克脸上亲了一口,这一亲非常用力,以至于在汉考克脸上留下了一大滩口水。

看到自己的成果,维多利加开心的笑了。

“维多利加呢~最喜欢爷爷了~。”

这就是维多利加对汉考克说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马匹逐渐跑远,最后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汉考克摸着留有口水的脸颊,脸上是欣慰的笑容,他的眼神无比坚定。后顾之忧已经解决了,之后他就能拼尽全力为了家人战斗。

“要保重哦,维多利加。”

呢喃中寄宿着对孙女的思念和关怀,缓缓消散在风中。

汉考克转过身,脸上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手中的长剑被强有力的手掌仅仅握住,锐利的眼神看向那收割人命的魔法屏障。

“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可怕。”

————[分界线]————

随着马匹的奔跑,很快就再也看不到老骑士那苍老却不曾弯曲的身影了,知道这时,维多利加才大声地哭了起来。

即使再怎么隐瞒,维多利加还是察觉到了,察觉到自己再也见不到爷爷。可以的话,维多利加一定拼命会撒娇让爷爷不要离开自己把,但维多利加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应该阻止爷爷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所以,维多利加只能拼命忍耐住悲伤,用自己的方式鼓励爷爷,并衷心祈祷爷爷会如同约定那样回到自己身边。

夏洛特默默地看了一眼哭得伤心的小兔子,她能够理解维多利加的感受,也集结这样的心情到底有多么痛苦,但这终归只是从认知上来说的理解,却没有感同身受的感性。

即使再怎么隐瞒,维多利加还是察觉到了,察觉到自己再也见不到爷爷。可以的话,维多利加一定拼命会撒娇让爷爷不要离开自己把,但维多利加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应该阻止爷爷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所以,维多利加只能拼命忍耐住悲伤,用自己的方式鼓励爷爷,并衷心祈祷爷爷会如同约定那样回到自己身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