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老师做微商拉人进保健品群家长纠结退不退7

2019-07-14 03:1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前天,扬子晚报上开展了一项“里最让人讨厌的行为”的调查,近3000名友参与投票,其中“转发”、“广告”、“投票”分别以19%、19%、18%的得票率高居前三名。

任国勇 柳扬

里最让人讨厌行为

1 转发狂 经常发一些广告,让我帮忙转发 19%

2 广告主 朋友圈里卖东西,而且价格是淘宝的N倍 19%

3 投票狂 各种投票,今天给她孩子,明天给她孩子老师,后天给她孩子老师的领导18%

4 刷屏狂 各种养生啊、祷告啊、祈福啊之类的东西 15%

5 自炫狂 每天在朋友圈里晒些高大上的东西,不是豪车就是国外旅行或者是大餐 12%

6 小气鬼 总是在群里抢别人发的红包,但是自己从来不发 9%

7 奔走狂 每天都在运动里排行第一名,早上7点半,他已经走了2万步 5%

这些行为 友吐槽满满

友俞小姐告诉,自己特别讨厌“广告主”。我朋友圈里有个人卖化妆品,经常发那种是运用产品前后的比较的图,一般运用前的要么满脸疙瘩,要么全身赘肉,看得人很是恶心,更可恶的是,这个人不但在朋友圈发广告,还经常用广告@自己。“你说这是啥意思?意思是我也长这样吗?”俞小姐愤愤不平地表示。

“投票狂最烦,比如我们有些同学群,平时大家谈天说地互相调侃都很愉快,但是有些人,总会在里面发各种投票的东西,今天让你帮她孩子投票,明天帮她同事投票,后天帮她老公投票,刚开始大家抹不过面子还会应付下,时间长了,她再发,大家都不说话了。”市民王女士告诉,这些投票既没有意义又浪费时间,每次都要找半天点好几次才能找到,最讨厌的是还有一些投票号,必须要关注才能投票,对于这样的号,她投票完后只有一个态度——取消关注。

家住浦口的秦女士说,她的朋友圈里一个将近60岁的妇女,经常在朋友圈里发化妆后的大头照。大厂的金女士说,有一次外出旅游,旅游途中认识一名热心的大姐,也挺聊得来的。后来她们成为好友之后,发现这位大姐家里是开麻将档的,每天中午在朋友圈里发麻将档里的事情,炫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勤快,然后再炫自己可以睡到中午起床,接着是坐在麻将桌上和谁谁谁一起打麻将。

“明明只是拍个矿泉水瓶,但非要露出个方向盘上的宝马车标,让人不得不怀疑晒水的动机。”友“月月”最讨厌的则是自炫狂,“每次你上班正忙得半死的时候看到她都在海边休假,那是什么样一种感觉啊?”

身边的案例

A 老师做微商拉家长入保健品群

想退群又怕得罪老师

南京某公司白领张女士最近向吐露一件尴尬事。儿子的一名任课老师与张女士相处不错,互加了。这位女老师在半年前貌似做了微商,天天在朋友圈里发保健品广告,还经常发一段段很“励志”的话,鼓动大家做微商,声称现在就是个微商时代。还拿明星说事,诸如:孙俪在做微商,李晨在做微商,连郭德纲都做微商了,央视知名评论员杨禹也说,他女儿做微商比他还赚的多,等等。

“我们希望老师多关照孩子,也希望能及时关注到教育方面的咨询,可她整天发保健品广告,还让我帮转发。”张女士说,有时朋友圈被广告刷屏,她抹不开面子时也会帮转发,但是发多了感觉自己的朋友都变少了。后来,这位老师又把张女士拉入那个保健品的群,说让群热闹热闹。“这个群有80多人,十分活跃,群里的人都是做这款保健品的,天天跟打了鸡血似的,谈论的也全是保健品,就像传销一样,一早就打招呼。”张女士还巴彦淖尔医院看白癜风果念了几段话:“早安分享,梦想确定期限,就变成目标,目标经过分解就变成计划,计划经过行动就变成现实,还有伙伴分享,从企业家角度分析微商的速度、微商的年营业额已不是几百万、几亿,而是每年几百亿,不是传统企业能比的。”张女士说,她原本想把这个群设置成“消息免打扰”,后来看到老师也在里面很活跃,不想得罪老师,就一直没退群,现在只好转为“潜水”。

B 闺蜜朋友圈卖衣服好贵

买后质量出问题却不好意思说

大学生小马告诉,她的闺蜜自从做了微商似乎变了个人,朋友圈发的内容都是各种化妆品的代购和广告,还经常向她推销。“一次不买吧也不好意思,买了,那些东西也不敢用,在里配的图片都是名牌,实际上许多是假货。”

小马告诉扬子晚报,有一次在朋友那里购买了一件打底裤,价格挺贵的,结果第一次穿就破了一个洞。她再找那个朋友,那个朋友居然不理睬她了,维权也无门。“淘宝店里买个东西,出了质量问题还能给个差评呢,这到了朋友圈,有脾气都没地方发了。”

C 有人发红包但却不敢抢

原来每个背后都有“炸弹”

里抢红包是很多友都爱的活动,虽然往往都是些零钱,但却很有满足感,逢年过节朋友间互相发发,既有趣味又能增进彼此的感情。

但是关于红包,友们也有发现一些令人厌恶的行为。“有的人永远在抢红包却从来不发,小气。”“我最烦那些常年 潜水 不说话,但抢红包却一个不落的。”“经常装土豪发红包,一打开永远是1分钱,1块钱能装100个红包。”

年轻人喜欢开玩笑把请柬说成是“红色炸弹”,最近,很多红包也成了一些友心中的“红色炸弹”。市民李小姐不久前因为参加一次线下活动进入一个群,刚开始跟群友畅谈甚欢,但不久后却对这个群屏蔽了消息,对群内友的红包她更是不敢碰不敢抢。“有人发红包,你一旦抢到,他会马上@你,请你帮忙转发商家的广告,或者帮忙投票,帮忙到朋友圈点赞,总之是干各种事。这样的红包已经不是娱乐了,变成了被利用后的小恩小惠,让人很不舒服。”

教你一招

如何处理好中的负能量

无疑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但另一方面包罗万象的负面信息、垃圾信息也不可避免。对此,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从事社会学、公共管理和公共政策研究的钱再见教授坦言,自己在使用中,如果有人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把他拉进一个信息海量且不需要这些信息的群里,这些信息势必会干扰自己,让自己受到信息轰炸,他会选择退出。他认为,别人利用平台获得了信息传播的权力,但自己又不需要这样的信息,那么别人拉他进一个陌生群就属把这种传播权力强加到女性癫痫病危害自己身上,那么自己不受干扰儿童白癜风治方法的权益就受到了侵犯。

打个比方说,上述张女士儿子的老师兼职做了微商,学生家长又希望与老师搞好关系,但家长又不愿意接纳这些海量且不需要的信息,可以说老师是利用了教育权作为捆绑,侵犯了家长不受干扰的权益,作为家长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避免受到这种干扰。同时,针对这一现象,政府部门也应该出台相应的制度来规范,因为仅靠道德是无法约束的。

南京市委党校政法教研部、评论员惠天老师认为,交流也属互联活动,过去在没有互联时,大家需要面对面交流,移动互联让大家每时每刻都在接触各种信息,积极的、负面的信息都会在络上放大,也不可避免,络交流也是社会活动的一部分,社会上出现的现象,络上一样会出现。以上转广告为例,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从环保角度来说,比街头发传单环保、节约资源。对于用户应该习惯海量信息,不一定要点开每一个群里的消息,也可以关闭不需要关注的推送。为避免一些误会,人们不要总是点击,通过络交流,不妨多见面。

微信小程序怎么开店
外贸网站seo如何做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分享到: